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丝绸藏品
蜀锦:一个很有做头的产业
2019-02-12 09:48:54 来源:中国纺织报
技艺亟须传承 市场有待开发
IMG_20181212_160452.jpg
      央视热播节目《国家宝藏》在1月13日的节目中展示了中国丝绸博物馆花费3年时间,复原汉代织机,用“原汁原味”的汉代工序复制的一件新疆尼雅古城出土的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蜀锦护膊。这一复原的蜀锦作品让人们领略到汉代高超的科技与织造技术,也让人们对蜀锦这一技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 
     独特结构证明身份
     “《国家宝藏》节目中所说的汉锦其实就是蜀锦,因为历史上并没有汉锦这种提法。新疆著名学者武敏曾在其《吐鲁番出土蜀锦研究》的论文中以大量的事实论据证实‘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’锦是成都锦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道。而且中国丝绸博物馆研究人员发现,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模型中的滑框式织机,能织出五色花型,复制的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锦,更印证了这一论断。
     蜀锦被誉为“天下母锦”,对中国锦业发展和繁荣产生了巨大影响。作为汉代“五都”之一的成都,是长江流域最大的织锦中心,大量输出丝绸产品。三国时期,诸葛亮设锦官,成都一跃成为中国也是世界的最大织锦中心,这一独步天下的地位一直持续到南宋,保持了千年之久。蜀锦在丝绸之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专家认为,汉武帝派张骞开通西域后,蜀锦迅即成为北方丝绸之路贸易的主角之一。北方丝绸之路途经地区发掘出土了大量带有蜀地标识的丝织物,是蜀锦活跃在北方丝绸之路上的直接物证。
     苏州丝绸博物馆书记、副馆长,漳缎织造技艺传承人王晨说,她曾亲往新疆尼雅古城考古发掘现场研究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 织锦护膊。“每一种织锦独特的结构就像其‘身份证’,而汉代蜀锦的结构,就是五重平纹经锦,维持了上千年没有变化。”根据这一“身份证”,毫无疑问,“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” 织锦护膊产自蜀地,就是蜀锦。“对‘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’蜀锦的复原,能够证明我们中国在西汉就出现了如此先进的织机,能够织造出如此精美的图案。”中国丝绸博物馆研究馆员罗群说。
     “成都是全国唯一一个以锦命名的城市,生产规模和生产技术是当时社会前所未有的,不可磨灭的。2000多年前的‘五星出东方利中国’蜀锦护膊为国宝是当之无愧的。”业内人士说。
     工艺复杂“寸锦寸金”
     蜀锦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,其原材料为蚕丝,生产工艺又极其繁琐,因此在古代还有“寸锦寸金”的说法。蜀锦织作之难,工序之多,属众多锦类之最。
 据介绍,蜀锦经线以多组染色桑蚕丝为原料,纬线以多组染色桑蚕丝、粘胶丝或其他染色丝为原料织造;织物组织由平纹、斜纹、缎纹或变化多重组织组成,形成多组色丝显花的经锦或纬锦,或以多组经丝“彩条起花、彩条添花”,或经纬都起花等多重组织形式。蜀锦产品色彩表现除有生动的纹样图案颜色配置外,还有天然植(矿)物染色的鲜艳雅致特征和染色的色阶染色技艺和晕裥织造技艺特征。蜀锦区别于其他织锦的色彩技艺是“色阶染色技艺”和“晕裥织造技艺”。
     蜀锦其价如金主要体现在制作工艺上。要完成一件作品,从程序上说,主要需经历初稿设计、定稿、点意匠、挑花结本、装机、织造等十多个工序,每一道程序又涉及到五、六十道独特的技艺。一个人无法完成一个蜀锦产品,从小样设计到上机织造,一般需要七、八个人,耗时更是少则数月,多则数年。

3b-3.jpg
 
    作为一种价值堪比黄金的织物,蜀锦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与贵重画上了等号。蜀锦有多贵?根据史书记载,春秋战国时期,蜀地织锦生产就已成为一项重要产业。到了秦汉,蜀锦已经闻名全国,并且通过由张骞打通的西北“丝绸之路”运送到西域、欧洲各国,蜀锦等丝织物的外贸交易成为历代重要财政来源。三国时期,蜀锦是蜀汉持国的主要经济来源,诸葛亮在北征时曾提出“决敌之资,唯仰锦耳”。隋唐时期,蜀锦进入鼎盛期。唐玄宗天宝年间,四川进贡的五色丝织的背心,一件“费用百金”,和犀簪、暖金之类特殊工艺品一起珍藏于皇宫。宋高宗时期,茶马司自办织锦工场,生产的蜀锦还能折抵马价。
     在技术上,蜀锦经线或纬线起花的首创技艺影响了后世的丝织技术的发展,对丝绸织锦业有广泛和深刻的影响。即便到了现代,手工织造的蜀锦价值也不菲。即使是有经验的老艺人,一小时满负荷操作至多能织出二三厘米的蜀锦,因此成本高、价格也高。手工织造的正统蜀锦每匹长度大约都有10米,宽度是67厘米,仅每1米的市价即高达1万余元。
QQ图片20190212085950.png
     换思路有为才有位

     近年来,由于市场份额日益萎缩,市场拓展缓慢,经济效益低下,难以适应现代化商品经济需求,蜀锦面临着人缺技绝、失传衰落的尴尬境地。
 由于信息不对称,与东部地区的丝绸织物相比,目前,地处西南的蜀锦实在不具优势。
     不仅如此,目前,蜀锦传承面临的人才断档问题十分突出,蜀锦织造工艺工种工序繁多,现在能踏踏实实静下心来学蜀锦织造技艺的人着实不多。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蜀锦织造技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胡光俊说:“现在会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,再加上学习蜀锦耗时极长,五六年才能学会基本操作,且略显枯燥,目前这门技艺面临失传境地。为让这一门珍贵的艺术再现昔日荣光,只要有人想学,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把所会的全部传授给他。”
     在蜀江锦院艺术总监杜奕辰看来,传统非遗想要真正在市场化的时代传承下去,必须要让它进入市场,所以可以尝试一些商业化的变革。“蜀锦还是很有做头的一个行业。蜀锦有很好的基因,而且传统行业也有其特殊性。现在是一个极度商业化的社会,蜀锦不能就只在这个小圈子里竞争。如果一直仅仅处于非遗行业的竞争,那么圈子实在太小,永远长不大,所以必须要有新视野。比如说,你有箱包、丝巾等产品,那么就要去跟LV,去跟爱马仕竞争,把之前横向的竞争转向纵向竞争。”杜奕辰说。
      针对当前蜀锦产业面临的诸多问题,在近期召开的蜀锦产业发展交流座谈会上,中国丝绸协会副会长、四川省丝绸协会会长陈祥平提出,在传承、保护、弘扬蜀锦文化及织造技艺的活动中,蜀锦企业要加强交流、增进共识、抱团发展、加强宣传,提高蜀锦的影响力和市场话语权。
     四川省丝绸协会秘书长范小敏表示,面对蜀锦现状和市场需求,蜀锦企业要“有为才有位”,要充分挖掘蜀锦内涵,从历史文化、生产技术、市场宣传等全方位多角度创新发展,以达到弘扬传承蜀锦这一历史文化品牌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