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丝绸文化
奇彩蜀锦耀锦城
2019-02-28 10:38:18 来源:中国丝绸网

  锦官城古代成都的别称,也可简称为锦城。在三国蜀汉时期,因成都蜀锦出名,成为蜀汉政权的重要财政收入,蜀汉王朝曾设锦官和建立锦官城以保护蜀锦生产,锦官城的称呼由此产生而声名远扬。后世也常以锦城和锦官城为成都作为成都的别称。

    大汉王朝在成都修建锦官城,作为国家的纺织工厂,对蜀地的织锦业进行合理控制。将锦官城设立在成都,自然因为蜀锦比别处之锦更细腻多彩。

    从锦官城流出去的是象征着财富的蜀锦,直到蜀汉,锦官城仍是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。

    南朝梁的李膺在其《益州记》里写道:“锦城在益州南、笞桥西流江南岸,昔蜀时故锦官也。其处号锦里,城墉犹在。”唐宋时,成都的芙蓉繁花似锦,因此成都也称作锦城。

    李膺说的蜀便是蜀汉,言下之意,锦官城是蜀汉时在成都兴建的。近代史学家认为,锦官城应该是两汉年间落户成都的。《汉书•张骞传》记载,张骞在大夏国,曾见到过商贾贩卖蜀布蜀锦;按照汉朝制度,除奴婢、罪犯、商贾外,都可以穿戴锦衣、披挂丝绸,锦与汉朝人的关系颇为密切,这正是修建锦官城的前提。

    锦官城选址笮桥南岸,此处江水不同寻常。蜀锦织成后须在江中漂练,脱胶与漂白,使其更具光泽。工匠们发现,在流江(今锦江)里漂练的蜀锦纹路分明,色彩鲜艳,胜于初成,在其他江水漂练的蜀锦则差得多。于是,汉代成都人将这里称为锦里,把流江经过成都这一段称为濯锦江。

    大汉王朝在成都专门设立一座“城中城”锦官城,安置国家工厂。从锦官城流出去的是象征着财富的蜀锦。

    每当蜀锦织成,织锦女工便手持蜀锦,到濯锦江中漂练,正如《浪淘沙》的描述:“濯锦江边两岸花,春风吹浪正淘沙。女郎剪下鸳鸯锦,将向中流匹晚霞。”江中蜀锦与倒映的晚霞交织,如同一幅长卷在锦江中缓缓展开。

    蜀锦支撑的战争

    成都远在西南腹地,蜀道艰险无比,大汉王朝为何放弃管理上的便利,将锦官城设立在此?这与成都兴盛的织锦业分不开。蚕桑文明在蜀地起源甚早,古蜀第一位先王蚕丛,据说便已教民养蚕。春秋战国时期,《尚书》记载,时人把成都出产的锦称为蜀锦,以示区别。汉代成都织锦业日盛,蜀锦织造技巧日趋熟练,以做工精致、花式繁多闻名于世。汉朝张骞出使西域,见当地商贾皆偏爱一种锦缎,张骞一看,原来是成都的蜀锦,大吃一惊,回来上奏天子。早在三星堆时期,古蜀人或许已拥有一条直通地中海的商道,蜀锦源源不断行销海外。蜀锦昂贵,“筒中黄润,一端数金”,怎能不令汉朝皇帝心动?

    蜀锦对偏安一隅的蜀汉,地位不言而喻。东汉末年黄淮流域大乱,纺织业几近停顿,蜀地较为安定,织锦业更为繁荣,《后汉书》盛赞成都“女工之业,覆衣天下”。三国时曹魏占据关中、关西,孙吴依靠长江天险,占有江南;蜀汉仅有益州,失去荆州后更加困顿,人口耕地均比不上魏、吴,想要鼎足而立,难上加难。丞相诸葛亮早就看出:“今民贫国虚,决敌之资,惟仰锦耳。”诸葛亮亲自种桑八百株,鼓励百姓种桑养蚕。魏吴虽是蜀国劲敌,却对蜀锦情有独钟,每年从蜀汉输入大量蜀锦,这些收入往往用于蜀汉政权庞大的军费开销。因为蜀锦之于蜀汉的巨大作用,历史学家缪钺认为,锦官城可能始建于蜀汉时期。或许从汉代建成后,直到蜀汉,锦官城仍未被废除,成为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。

    华衣美服相如锦

    因为锦官城的特殊地位,汉成帝刘骜曾命令益州长官留下三年税收,专为宫里织造“七成锦帐,以沉水香饰之”的昂贵蜀锦。蜀锦行销海外,汉代成都名士、富贾都偏好穿戴蜀锦。

    汉武帝时,司马相如曾将自己蜀锦质地的“鹔鹴裘”典当了买酒喝。这件不寻常的事轰动成都,达官显贵附庸风雅,纷纷在自己的蜀锦上织些鹔鹴花纹,雅称为“相如锦”。《西京杂记》记载,司马相如还曾作过一首《合组歌列锦赋》,用织锦比喻作赋,“合綦组以成文,列锦绣而为质,一经一纬,一宫一商,此赋之迹也。”与卓文君成婚后,司马相如家中有不少专门织锦的工匠,他们“鸣梭静夜,促杼春日”。唐人郑谷《锦》写道:“文君手里曙霞生,美号仍闻借蜀城。夺得始知袍更贵,著归方觉昼偏荣。”

    刘备几次联吴抗魏,也有蜀锦功劳。刘备一次就赠送过孙权“重锦千端”(一丈八尺为一端)。《太平御览》记载,刘备夺得益州,大封群臣,赐给诸葛亮、法正、张飞、关羽蜀锦各千匹。这些蜀锦应是刘璋积累下来的。蜀汉灭亡时,国库中尚存“锦、绮、彩、绢各二十万匹”。

    成都别名锦官城

    历史上蜀锦样式极为繁多,魏文帝曹丕曾对臣下说:“前后每得蜀锦,殊不相似。”

    汉代蜀郡成都人扬雄也见到过琳琅满目的蜀锦,他在《蜀都赋》中写道:“若挥锦布绣,望芒兮无幅。尔乃其人,自造奇锦。发文扬彩,转代无穷。”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的汉代锦,有红青地矩纹绒圈锦、绀地绛红鸣鸟纹锦、香色地红茱萸纹锦、凸花纹锦、隐花波纹孔雀纹锦、隐花花卉八角星形纹锦等。大汉王朝将锦官城设立在成都,自然因为蜀锦比起其他地方的锦更细腻多彩。2012年,成都天回老官山织机模型出土,经专家研究发现,它们都属于多综式提花织机,代表了当时中国织锦技术的最高水平。便利的工具,是蜀锦大量生产的前提。

    不仅汉朝、蜀汉,从魏晋到唐宋,蜀锦都以品种繁多、价值不菲闻名于世。唐玄宗李隆基入蜀避难,士兵皆有怨气,唐玄宗用蜀锦十万匹重振士气;宋代吕大防在成都设立锦院,亦是一座国家蜀锦工厂,负责蜀锦生产,宋代成都每年上贡几乎全部是上等蜀锦以及蜀布67.02万匹,绫7865匹。自汉代设立锦官城以来,蜀锦与成都密不可分,2000多年时光中,蜀锦一直是成都的骄傲与名片;锦官城也成为成都代称,沿用至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