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丝绸文化
流传千年的蜀锦之美
2019-03-04 10:15:25 来源:蜀江锦院

秦汉•蜀锦•仙境流云

公元前316年秦惠王出兵灭蜀,建立蜀郡。成都作为西南地区的首府,一直是蜀锦的生产和贸易中心。公元3世纪前后,蜀锦就已经通过南方丝绸之路(史称安南道和蜀身毒道)远销今天的缅甸、印度等地。

 

汉晋•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(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 藏)

 秦汉时期,盛行阴阳五行学说,这一时期蜀锦纹样特征鲜明,蕴含仙境缥缈的特点。纹样多表现为以云气山峦为骨架,祥禽瑞兽、神仙灵异为主题,同时穿插着吉祥祈福的等各种铭文,营造出一种身处仙境的氛围。

 

唐代•蜀锦 •浓墨重彩

唐朝,一个热情、开放、包容的朝代。一条由从长安出发,经过甘肃、新疆,到达中亚、西亚地区,并连接地中海各国的陆上丝绸之路,将古老灿烂的中华文明远播四方。

与此同时,源源不断的外来文明,与东方文化相互渗透、相互吸收,古老的中华文明在交流中获得不断创新和发展的机遇。

在大唐开放包容的胸襟下,东西方的文明完成了一次文化大融合。一位天资聪颖的设计师也正是在这样的时代土壤下,在中国织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 

唐代丝绸之路路线图

 

中国第一部美术史《历代名画记》中记载:“高祖太宗时,内库瑞锦对鸡、斗羊、翔凤、游麟之状,创自师纶,至今传之。”

这位载入史册的设计师——窦师纶,出生于关陇望族。高祖武德四年(621年),窦师纶赴蜀郡出任益州(今成都)大使之职,负责制造舆服器械,为皇室提供丝绸锦料。当时窦师纶既要突破前朝纹样和织造技术;又要面对外来波斯锦、粟特锦的市场挑战。

结合当时唐朝的时代特点,在吸收外来联珠纹、花瓣团窠纹的主题架构的基础上,窦师纶兼收并蓄,创作出一系列繁复大气的东方织锦纹样。

因被封为“陵阳公”,史称“陵阳公样”。陵阳公样精美绝伦、家喻户晓,各地的贡品甚至其他的工艺品竞相模仿,市面上开启了一轮又一轮陵阳公样流行之风。从草创之际,到《历代名画记》成书的大中元年(847年),陵阳公样两百年来经久不衰,影响深远。

 

唐•团窠宝花鹿纹锦 (局部)

陵阳公样大多整体以花卉作为团窠环,内含动物主题纹样。团窠环多为宝花环、卷草环。

宝花环为复杂的花瓣环,以宝花的外圈作为团窠环,中间再填以主题纹样。宝花,也称“宝相花”,是唐代对团窠花卉图案的一种称呼。综合了各种想象性图案,叶中有花、花中有叶、虚实结合、美轮美奂。

唐•立狮宝花纹锦 (中国丝绸博物馆 藏)

 

一朵宝花,蕴含地中海的忍冬和卷草、中亚的葡萄和石榴,中国本土的牡丹、莲花和菊花等纹样。唐代诗人卢纶有诗云:“花攒麒麟枥,锦绚凤凰窠。”描绘的就是以宝花为环的团窠麒麟、团窠凤凰图案。麒麟和凤凰正是史料中记载的陵阳公样的“游麟”和“翔凤”。

唐•团窠卷草对鹿纹锦 (局部)

 

卷草环,是花卉环发展的顶峰,又称为“唐草”。是一种从西方的莨苕叶或葡萄藤蔓演变而来的纹样。

卷草的枝蔓通常是以“S”形盘绕,富贵华丽。精美的卷草团窠纹样,唐诗中也留下了它的影子。元稹的诗词“山茗粉含鹰觜嫩,海榴红绽锦窠匀。”描绘的正是以石榴卷草作环的团窠动物纹锦。

唐•联珠卷草团窠狩猎纹锦 局部

(日本正仓院 藏)

相互缠绕的卷草,形成一个团窠,中间填以对称动物纹饰,或人物狩猎纹。配色大胆,镜像对称构图。

唐朝,一个伟大的时代,强盛的国力与文化自信,在与西方文化交融的大熔炉中,依然保持中华文化主体。陵阳公样,一种以设计者的官爵命名的纹样。它是浓墨重彩的唐代纹样,也是辉煌灿烂的唐风体现。在中国丝绸织锦史上,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,也是中国文化“引进来”又“走出去”的历史见证。